那天美术馆人少

2017-01-23 23:30

记者:那你又怎么处置的?

胡图:当天下战书,我又把原作带回美术馆。不外,当时有其余保安在值班,我就把画藏在一个橱子里,第二天趁着值班时又换了回来。那幅扫描的假画,我顺手扔到了一处胡同过道里。

花2000元打车去太原

胡图:没怎么特地选。我记得馆里有100多幅作品,最贵的价值多少百万,也有廉价的。第二次就是认为那幅画是通过画轴上的绳索挂在墙钉上的,摘下来就行。另外,那幅画上有一些比拟陈腐的雀斑,我感到应当是真的。

和女网友吃喝玩乐

胡图:没有。我找了好几家店铺,有的不收,有的说画有问题,可能是假的。

胡图:嗯。一来,那天美术馆人少;二来,懂的人也未几。

偷《李白图》到手确当天,胡图直奔好汉山文明市场,以“画系公司典质所得,引导缺钱让卖”为由卖了3万多元。还了高利贷后,残余的局部用于与太原的女网友吃喝玩乐了,分辨时,胡图还留给对方3000元。2016年12月28日,认为风声已过、自发保险的胡图又静静跑回济南,没想到被警方抓了个正着。记者:第二次为什么不抉择和第一次一样的方法?

胡图:扫描加装裱要三四百元,那时我身上已经没那么多钱了,印子钱催得又急,我头脑一热,就……

记者:始终不人发明?

记者:前后两次为什么要挑《麻雀》跟《李白图》?